京东与中国的利益合作。农产品供应链进入了数字化时代
浏览:39 时间:2024-6-5

新的轨道正在改变。12月27日,上市公司中国迪力集团宣布与京东集团签署股份认购协议,京东集团将以7.98亿港元认购中国迪力4.78亿股股份。交易完成后,京东集团将获得中国迪力约5.37%的已发行股本。

近年来,互联网巨头在新鲜赛道上频频组团部署。今年的疫情刺激了消费习惯向线上转移,使得资本活动持续升温。然而,销售末端资本的集中分配带来了激烈的价格竞争,引发了一波舆论争议。

不过,关于中国迪力与京东集团的合作,已经明确表示,双方将利用各自优势,构建现代化、一体化的农产品数字化供应链,解决农产品生产流通中的成本、效率、安全等问题。由此可见,京东和中国此次联手的目标并不在消费端,而是在产业链的中上游。一个是互联网巨头,一个是传统农业巨头。京东,一条“鲶鱼”,逆流而上,进入农产品供应链的核心环节,显然具有一定的突破和风向标意义。

降低成本并不容易

京东与中国合作要解决的问题,本质上是供应链数字化升级的问题。传统产业链模式下,生产和流通环节效率低下,耗时长,占农产品成本的大头。当前,我国农业科技转型仍处于初级阶段,农产品持续规模缩减面临诸多障碍。

一是农产品流通链条长且复杂,容易推高农产品成本。中国批发市场有很多层次。农产品采摘后,往往要经过多次运输和批发,才能直接销售给消费者。此外,许多农产品往往需要跨地区流通,这进一步延长了流通链。但是,长流通节点会使农产品成本不断叠加,导致总成本更高。

二是农产品流通传统,综合效率低。冷链物流关系到农产品的质量和损耗,是农产品降本增效的关键。然而,目前我国现代农产品流通基础设施尚未实现大规模覆盖。此外,采用一体化流通模式的企业很少。因此,低效流通成为农产品单位成本上升的罪魁祸首。

第三,传统分散的农产品生产方式缺乏规模经济。生产资源分散、机械化程度低、人工管理和采摘仍是目前农产品最重要的生产方式。一方面导致生产效率低下,农产品标准化无从谈起,质量安全得不到充分保障。另一方面,也直接导致流通领域标准化、信息化的失败。

一般来说,生产配送基础设施的非现代化导致产业链长且复杂,难以在短期内实现农产品大规模降本,拖累整个产业的升级转型,难以摆脱“传统魔咒”。

最佳方案

事实上,十多年来,政策和资本一直试图改造整个产业链,并取得了一些成果,如按需供应的订单农业模式,以及从生产基地到家庭或餐桌的F2C模式.

然而,目前看来还远远不够。在数字化、智能化升级的客观需求下,产业链转型对技术和耐心的要求越来越高。但可以肯定的是,要实现产业链的大规模定向转型,必须遵循三个条件或满足三个要求

其次,变换方案具有从1到N的可复制性,而不是只适用于单个场景。特别是在生产过程中,受地域、气候、耕作习惯、农产品品种等因素的影响,不同地区的生产方式可能存在明显差异。如果转型方案无法复制,将失去产业意义,对整个产业链做出合理贡献。

最后,需要有经验、有优势的技术企业和产业链上游企业相互配合,完成这个超级项目。一是隔行如隔山,给科技公司一个批发市场,或者让产业链企业自主研发相关技术,不现实;其次,科技企业与产业链企业的合作模式可以通过各司其职的形式实现优势互补。从这个角度来看,京东与帝力的合作是“科技企业产业链企业”的合作模式。

综上所述,要真正改造传统落后的产业链,最好的解决方案是科技企业和产业链企业共同朝着数字化、智能化的方向努力,制定并实施大规模复制的集成方案,在技术和模型上不断试错和迭代。

起点更高

以前也有科技企业和产业链企业合作的案例,但是京东和地理位置的结合有一个根本的区别,那就是中国地理位置的产业地位和优势决定了他们的合作站在更高的起点上。

中国迪力是中国领先的农产品批量市场建设和运营商,也是农产品一站式供应链解决方案服务商。经过近20年产业链的深耕,中国帝力已经拥有了一定规模的数字化供应链服务体系。

在供应链场景中,中国目前位于杭州, 沈阳, 哈尔滨, 寿光, 贵阳和齐齐哈尔牡丹江的7个城市拥有10个大型农业审批市场,总建筑面积超过150万平方米,批发和零售产品超过11000种。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大型农批市场还具有非常广泛的辐射范围和丰富的交易场景。从供给上看,农产品来自国内外,从供给上看,这些市场可以辐射到中国20多个省份和地区,以及俄罗斯等周边国家

其次,中国近年来致力于农产品供应链现代化,基础设施达到规模化、一体化水平。以杭州地利市场集群为例,在园区全面实施电子交易结算,积累、分析、利用大数据技术,率先推动传统农业批量市场模式向互联网升级。

最后,中国迪力正在供应链解决方案中构建集成的数字赋能能力。据了解,中国地利的数字化平台将整合交易撮合、车货对接、商务服务、食品信息查询、食品质量追溯等链条环节,可向客户输出包括智慧农业一卡通、CRM积分系统在内的多项数字化服务。

除了产业链的中上游,中国地利也在加快终端零售的布局。目前,在东北、华北,华中、西南等10多个大中城市拥有400多家帝力生鲜终端门店

可以看出,中国帝力实际上走的是一条全产业链发展路线,而在数字化转型的关键中上游,中国帝力已经通过新技术、新设施开始了传统模式的数字化升级。从产业链数字化升级的过程来看,中国迈出了非常重要的一步,这使得其与京东的合作建立在更高的起点上。

标杆效应

可想而知,基于中国,丰富的产业链场景和数字赋能平台,双方的合作将很快覆盖所有园区,延伸至整个产业链的上、中、下游。这意味着,双方的合作有望在转型难度最大的生产流通环节不断释放降本增效的改革效应,让供应链更智能、更高效。

与此同时,京东与强强在中国的合作也将开启资本新趋势,即更多资本向产业链中上游聚集,数字化转型的核心环节和阻力环节将持续加码,从而引领生鲜赛道主战场从零售端的价格战转向核心环节供应链层面的“内功”竞争。从客观的角度来看,这种对抗与零售端的价格战相比,无疑会给产业链升级带来更多的实用价值。

随着资金投入重心向中上游转移,全行业将共同推动产业链中上游一体化数字化转型,降本增效效应有望以产业方式扩散,最终使全行业更快实现产业链数字化。上游可以帮助农民更方便地销售农产品,实现更透明的定价;下游方面,缩短流通环节后,有利于农产品稳定安全供应,惠及消费者,从而形成良性发展循环。从这个角度来看,互联网资本才是实体经济真正的受益者。农产品数字化流通的时代将离我们越来越近。

文字/微信官方账号,刘旷, ID:柳矿110